御览屋 > 高辣文 > 红粉佳人 > 章节目录 【红粉佳人】第三十一节:篝火狂欢
    【三十一章 篝火狂欢】。

    云梦岭地处胜州东南,因大山环绕,终年雾气浓郁,到了夜晚更是视野不佳。

    如若是林子轩一人,这样的环境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车队其他人没有他这样

    的条件,林子轩自是得为他们考虑。

    扎营的地点选在一片宽敞的林地边。

    让众人感到意外的是,他们来到这儿之时,已有人在这里搭起了帐篷,燃起

    了篝火,见到林子轩的车队到来,这群人显得有些紧张。

    一些妇女连忙将还在林地外边玩耍的孩子们拉进了帐篷,而那些精壮些的汉

    子,则是拿起了身旁的器具充当武器,一脸警觉地注视着慢慢靠近的车队。

    林子轩皱着眉头,有些纳闷:「这儿是大山密林,怎会有这么多普通百姓在

    此扎营?」。

    他的眼力是众人当中最好的,隔着百丈远的距离,便轻易地看清楚这些人的

    面貌。

    策骑于他身前的莫鹏,在这样的夜色环境下,哪怕远处有篝火,也只能看到

    一些模糊的身影。内心惊异间,落后了几个位置,向林子轩问道。

    「子轩能看得清楚,那些都是普通百姓?」。

    林子轩点了点头,「看他们的衣服装扮,应该不会错。而且他们应该也和我

    们一样,连夜赶路后找了此地作为歇脚休息的地方」。

    他能看到前方那些人正在篝火处熬煮食物,那群幼童方才便是围在篝火旁,

    林子轩便是从这点判断这群人在这儿扎营不久。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随着车队的临近,几个中年汉子有些紧张地走了过来。

    「轩弟,怎么回事?」。

    闻人婉听到声音,揭开了马车的帘子,当她看清楚这些人的面貌,自是十分

    讶异。

    「怎的……这么多百姓在这?」。

    林子轩耸了耸肩,「我也不清楚,我过去问问他们」。

    见到蓬莱宫一众执事警觉的模样,而对面那些人则全都如临大敌的样子,闻

    人婉顿了顿,道:「唔,轩弟,你等等,还是让我来问问他们吧」。

    「行,那我陪婉儿姐过去」。

    一身长裙的闻人婉仪态万端,端庄清丽,任谁见了都只会把她同美好的事物

    联想在一起。

    不出所料,对面的人见到美如天仙般的闻人婉,顿时都放松了下来。不到片

    刻,众人便都弄清楚他们在这的前因后果。

    武原失守,严天工与数万将士全数战死无一活口,这消息已像长了翅膀般传

    遍了九洲国,恐慌像瘟疫一般迅速蔓延。

    这里有两三百人,过半是从云州长途跋涉而来,剩下的人大部分来自凉州的

    田阳、榆归以及川延这三个跟云州接壤的城镇。他们如此着急地往北面逃离,就

    是深怕云州也落入南蛮人手里,下一个便轮到他们。

    闻人婉感慨道:「没想到,此次南蛮人攻占南州,竟给百姓们造成了如此大

    的恐慌」。

    她不禁有些担心,与南州一河之隔的云州,此时不知该多么混乱。

    「闻人姑娘以及诸位该尚未用晚膳吧,若不嫌弃,不如一块来吧?」。

    相比于其他境况可怜的流民,这些人大部分还算家境殷实,结伴赶路的原因

    也是害怕流寇土匪,待他们看到不论是天姿国色的闻人婉,还是气宇轩昂的林子

    轩,举手投足非富即贵,自是热情起来。

    林子轩等人推辞了一会,但盛情难却,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而闻人婉见到孩子们非常热情地围了上来,连忙吩咐下人将车队存备的食物

    拿出来分给他们,这举动自是惹来孩子们的欢呼雀跃。

    林外其他帐篷的人听到声响,也都纷纷过来凑起了热闹。

    这是一群纯朴乐观的人,只是碰上这样的时势,他们不得不离开生长的土地。

    用过了晚饭,众人熟稔多了,望着一堆堆现在的篝火,一些年轻男女便提议

    起跳篝火舞。

    数百年来,西大陆与东方诸国的交流日渐频繁,受此影响,百姓民众的日常

    习惯也发生了改变,其中改变最大的莫过于舞蹈。九洲百姓的舞蹈偏于保守,而

    西大陆的舞风则大胆开放,因而当西大陆的舞蹈传入东方,给百姓们带来相当大

    的震撼。

    西大陆的篝火舞便最受欢迎,其舞姿以热情奔放著称,男女们的关系也很容

    易在这样的环境下发展起来,因而特别受到大陆年轻男女的钟爱。即使远在蓬莱

    岛,也有非常多的居民擅长,在场的众人自然也不例外。

    在欢声笑语中,闻人婉第一时间先被孩子们围走了,而本不打算参与的林子

    轩,面对几位大胆走过来邀约的害羞少女,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也下场跟她

    们跳了起来。

    除负责看守陈万的几位执事不在场中外,其他人也都受此感染,和众人围着

    篝火起舞。只有莫鹏大概是想起了师兄严天工,兴致不是很高,没一会便退下场,

    一个人静静地观察大家欢乐。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莫鹏哥怎的这么快便不跳了?」。

    林子轩走了过来,坐到莫鹏身边,笑着道:「那些人正轮流邀请婉儿姐与他

    们共舞,你看婉儿姐都给那小伙子搂抱着,莫鹏哥不打算一会过去?」。

    莫鹏望向场中,只见闻人婉衣裙飘逸,踏步如莲,与她共舞的是一个身材敦

    实,赤着上身的小伙子,两人的舞姿配合得相当完美。那小伙子步伐刚健,闻人

    婉袅娜轻柔的腰肢正被他紧紧搂住,偶尔摆动间,闻人婉挺拔的胸脯不时地与他

    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莫鹏甚至能清楚地看到闻人婉那对丰乳已被挤压得变了形

    状,难怪林子轩有此笑言。

    看着篝火耀映下,风姿卓越忘情热舞的闻人婉,莫鹏摇了摇头笑了笑,道:

    「难得婉儿兴致正浓,便由她开心吧」。

    听到莫鹏的话,林子轩顿时揶揄他道。

    「莫鹏哥应该知道,在篝火舞中只要接受了异性的共舞邀约,期间任何亲密

    的举动均是被允许的。看婉儿姐跟那小伙子跳得如此合团,按照传统,若婉儿姐

    到时跟他拥抱亲嘴,莫鹏哥可别吃醋为好」。

    见到此刻篝火圈中热情共舞的二人,动作越来越亲密,莫鹏微微一笑:「这

    点肚量你莫鹏哥还是有的。篝火舞的传统我知道,在它的发源地西大陆,这种舞

    蹈的风气极是开放,相较而言我们这里只是小意思」。

    「子轩也少取笑我了,场上那几位少女一直在朝这边张望,我敢跟子轩打赌,

    不出半盏茶功夫你就得被她们拉上场」。

    他话音刚落,一位模样娇羞的少女已来到林子轩跟前,向他发出共舞邀请。

    林子轩向闻人婉的方向瞟了一眼,望见那小伙子正紧贴在她身后,而闻人婉

    那翘挺的香臀,则如水蛇般忘情地在前者的胯间扭动着。

    那小伙子一只手按在闻人婉的腹部,另一只手则已经隔着墨绿色的薄纱衣,

    环搂在闻人婉的胸口上。借着明亮的篝火,可以清楚地看到闻人婉的乳肉即便隔

    着衣裙,仍像要从小伙子的手臂间爆挤出来般。

    周围一众男人均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唾沫,朝那小伙子投去艳羡不已的目光。

    血脉贲张的情景也让林子轩看得一阵心痒,便也握上了那少女的小手,下场

    共舞。

    场上另外几名少女见到林子轩已被捷足先登,脸上都不由得露出失望之色。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位少女退而求其次地来到莫鹏身前,对他发出邀请。

    搂抱着怀里娇小的少女,莫鹏往远处另一处篝火望去,见到那小伙子还在身

    后搂着闻人婉,两人的动作放缓了很多,前者正凑在闻人婉的耳边,不知在对她

    说些什么。

    只看到闻人婉的嘴轻轻动了动,然后她的目光在场上游视一遍,先是看见被

    那少女紧搂着不放的林子轩,然后巡视到了这里,恰好目睹到与另一位少女搂在

    一起的莫鹏,这才向身后的小伙子轻轻点头。

    只见两人牵着手,走到林地边缘最远的一处篝火,那小伙子对正在那儿欢舞

    的同伴们不知说了什么,艳羡打趣的笑声中,那些人不约而同地往这边走来,远

    处的篝火便只剩他们二人。

    借助着篝火,他清晰地看到那小伙子在众人走后,便将闻人婉轻轻搂住,而

    后者的双手也环上他的脖子。

    这一次,二人的舞姿变得温柔得多,而且因动作的关系,闻人婉还跟那小伙

    子不时额头贴在一起,显得非常的亲密。

    出神间,肩膀紧了一紧,莫鹏回过神来,撞见的是怀里少女那略显忧郁的眼

    神,顿时朝她投去歉意的目光,认真地跟其共舞起来。

    篝火舞最忌在怀中有舞伴之时,将注意力放在他人身上,这是非常失礼的行

    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共舞的人渐渐隔成两个区域,一片由年轻男女们组成,

    一片由剩余的人组成,泾渭分明,十分地默契。

    在西大陆,篝火舞起源于远古的部落时期,是部族维系情感最重要的一项活

    动。对于年轻男女而言它意义更为重大,至今它仍是西大陆男女择偶的一项最重

    要的活动。只是在相对保守的东大陆,它一般是年轻男女们尝试交流的场所。

    自篝火舞传入东大陆以来,在这热情奔放人人放开身心投入的活动里,男女

    之间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发生一些亲密的行为,是非常正常并且人人所乐意的。

    共舞着的这群男男女女,气氛也逐渐地暧昧了起来。已有不少男人忍不住在

    女伴身上活动起来,便是自制力颇强的林子轩,也免不了受到气氛的影响,情欲

    缓缓升腾。

    看着怀中少女羞涩地半闭双眸,林子轩感到有些为难。虽说在篝火舞这种特

    殊的场景,真个和怀中的少女发生什么,事后双方也都无须负起什么责任,但毕

    竟头回碰上这种事,他心里多少有点迟疑。

    只不过当林子轩环目一扫,望见远处的闻人婉,已和那小伙子在篝火旁紧紧

    拥在一起缠绵热吻,两人唇舌交缠,吻得极是投入,心中急跳,却又是一阵兴奋。

    在这样的浓情气氛下,连向来端庄矜持的闻人婉都放开了,他还有什么好顾

    虑,便低下了头一把吻住了怀中少女的朱唇。

    莫鹏同样已跟怀中的少女拥抱在一起,两人也相吻了两三次,只不过他始终

    心系着远处的闻人婉,总不时地在暗中观注。

    抬头望去,莫鹏发现闻人婉与那小伙子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篝火旁,消失

    在视野之中。

    顿时心中一跳,紧张地巡了一遍,终于在离篝火不远的一株大树旁,望见紧

    挨在树木躯干阴影下的二人。

    从莫鹏站立的位置,只能看到二人半边身子,于是他只好搂着怀中的少女转

    移了十几步,运极目力,终看清远处的景象。

    只见树下,闻人婉被那小伙子从身后搂着,那小伙子已将闻人婉身上墨绿色

    的薄纱衣脱下,并揭开了她身上那件黄底柔娟衣裙的衣襟,露出精致的琐骨和香

    肩。

    在莫鹏剧烈的心跳下,男人的手顺着大片雪白的肌肤,探进了闻人婉的衣襟

    里。只见闻人婉仰起俏脸,大半个身子都靠在那小伙子身上,像是分外地享受般,

    任由后者的手在她的胸襟内来回揉动。

    莫鹏不用猜也知道,闻人婉一对雪白的美乳已落在小伙子的手中,在他肆意

    地揉搓中,不停地变幻各种形状。

    而在这过程中,闻人婉一只纤手还从身后环住小伙子的脖颈,与其火热的缠

    吻着。

    正当莫鹏看得目不转睛之时,怀里的少女忽然抬头望着他,轻轻笑着说:

    「我知道莫大哥和闻人姐姐该是一对恋人,你若是想过去找闻人姐姐的话,便过

    去吧……」。

    莫鹏愣了一愣,看到少女眼中隐隐流露的一丝失望,他轻轻摇了摇头:「不

    必的,真是抱歉,冷落了你」。

    篝火舞虽让人迷醉,但毕竟九洲国的人无法与西大陆的人相比,在这种环境

    下除了恋人情侣外,一般男女是不会突破最后一关的。不管是闻人婉还是那小伙

    子,都是清楚这点的。

    怀中的少女颇善解人意,莫鹏也不能再冷落于她,便十分投入地满足了她的

    期望。

    少女不论容貌气质,均远不能与闻人婉相比,至多只能算得上清秀,但在这

    样的气氛下,怀里搂着一个热情似火的可人儿,便是莫鹏也忍耐得相当辛苦,长

    裤内的阳具已经硬得很厉害,甚至是有点难受了。

    少女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终于在二人一次热吻完成后,她娇喘着说道:「莫

    ……莫大哥,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不如就这样吧」。

    莫鹏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也好,刚才若有冒犯,还请你不要见怪」。

    少女甜甜一笑:「不会的,莫大哥,今晚将成为我的美好回忆,去找你的闻

    人姐姐吧」。

    莫鹏点点头,他看了看周围,见众人还沉浸在浓情蜜意的氛围中,便往闻人

    婉的方向望去,却只能看到树干处些许影子,显然远处的二人在方才改变了位置。

    待到莫鹏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换了个位置来到二人身后的不远处时,入

    目的情景饶是以他的定力,仍免不了看得心脏嘣嘣狂跳。

    只见那小伙子一手搂着闻人婉的纤腰,一手托着她的香臀,将她完全腾空压

    靠在大树的躯干上。而闻人婉裙下那对修长的美腿,也正紧紧盘在小伙子赤裸的

    腰背上。

    闻人婉的衣襟已被完全扒开,雪白挺拔的美乳纵在漆黑的夜色里显得耀眼无

    比,美乳间的两点嫣红,仿若黑夜中的红宝石般,散发着诱人至极的魅力。她仰

    着俏脸,美眸微闭,青葱般的纤指则插在男人的头发里,任由男人在她雪白的双

    胸上来回吸吮。

    闻人婉的美乳被那小伙子狂吻着,早已情动不堪,裙下的美腿不住地摩擦着

    男人的腰身。

    大概是感受到了闻人婉美腿的惊人弹力,小伙子的手从闻人婉的腰肢抽了出

    来,顺着美腿沿路摸了下去,随后直接将她脚上的绣鞋褪去,将闻人婉那只包裹

    着白袜的柔软玉足握入手中,又捏又揉了起来。

    小脚落入小伙子的手中,被其肆意把玩,闻人婉不堪情动,双手捧起男人的

    脸,香唇用力地吻了上去。

    两人缠绵热吻了至少半盏茶的功夫,小伙子似乎终于忍受不住,伸手便要褪

    下闻人婉的衣裙。

    就在莫鹏心跳如打鼓,犹豫着要不要现身之时,却见闻人婉忽然按住了小伙

    子,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莫鹏看到那小伙子似乎愣了愣,接着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朝闻人婉

    点了点头。

    只见闻人婉蹲下了身子,手法娴熟地解开了小伙子裤子,后者那结实有力的

    臀部便正面暴露在莫鹏眼前。

    在莫鹏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只见闻人婉纤手按在小伙子的两腿上,螓首深深

    地埋进了后者的胯间。

    以莫鹏的角度望去,他没办法看到闻人婉的动作,但从她螓首摆动的幅度很

    快,以及那小伙子不停地喘着粗气业看,闻人婉必是很投入地在吞吐着小伙子的

    肉棒。

    虽然莫鹏很清楚,除了林子轩之外,闻人婉还因某些原因与好几个男人有过

    极为暧昧的行动,但那毕竟没有亲眼目睹,感受并不深。

    此刻亲眼见到心爱的女人,蹲在那小伙子的身下,投入地为其吞吮肉棒,那

    种爆炸性的刺激感,绝非笔墨所能形容。

    好在的是,闻人婉在给小伙子吞吐了一会,便站起身来,在后者耳旁轻语几

    声。

    那小伙子朝她点了点头,穿好了裤子,随后蹲下身,为闻人婉拾起她掉落在

    草地上的一只绣鞋。

    他抬起闻人婉包裹着白袜的玲珑玉足,握着那只柔嫩的小脚,只见他不知说

    了几句什么话,令闻人婉露出羞涩的神情。

    却见小伙子很是迷醉地在她的玉足上轻嗅一会,又在伸出舌头舔弄了她的足

    心足趾乃至足背,这才满足,温柔地为她穿好鞋子。

    闻人婉整理好衣裙,又跟小伙子拥抱了一会儿,最后在他的侧脸上轻吻一口,

    小伙子便先行离去了。

    莫鹏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闻人婉挑选舞伴的目光果然没有错,这小伙子在这样的情景下,还这么尊重

    她的意愿,不敢有半点纠缠,他的举动让莫鹏相当受落。

    人走了,莫鹏也便不躲躲藏藏了,他连忙现身,径直地走向闻人婉。后者见

    他到来,一把便搂住莫鹏雄壮的腰身,娇喘着道。

    「鹏哥……你都看到啦,你不会吃醋吧?」。

    莫鹏反搂着她,「怎么会,我知婉儿会有分寸的」。

    闻人婉搂着他腰身的手紧了紧。

    「婉儿忍不住了……鹏哥……抱我进去……狠狠地肏婉儿吧……」。

    闻人婉罕见地用如此浪荡的字眼,加之方才的情景早让莫鹏血脉贲张,大棒

    硬得发疼,当下直接将闻人婉拦腰抱起。

    在没有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莫鹏将闻人婉抱进了帐篷。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唯喘息着,急不可奈地脱起对方的衣物。

    在帐篷内油灯的照映下,莫鹏清楚地看到闻人婉的香肩脖颈上全是吻痕,再

    往下,她雪白的胸乳上吻痕更是惊人,可以想像方才的小伙子是多么疯狂。

    莫鹏大手在闻人婉的蜜穴口外轻轻一抹,手上使沾满了大量粘滑的液体,同

    样能想像闻人婉现在是何等情动。

    当下,莫鹏便不再犹豫,扶着翘挺的香臀,暴满青筋的巨棒对着闻人婉的蜜

    穴,一捣而进。

    夜深,狂欢的众人也逐渐散去,各自回去歇息,寂静的林地便只剩下一堆堆

    篝火在噼啪燃烧的声音。

    林子轩的帐篷自是只有他一个人。

    他今晚虽也算投入,但却点到即止,没有过份放开情欲。因他隐隐觉得,以

    骷髅尊者的武功,到这个时候仍没有半点动作显得很不寻常。

    他的车队有不少人,只要骷髅尊者稍有一点追踪技巧,是不难追查到他们的,

    因此这份警觉总不时在提醒他。

    闻人婉被莫鹏抱入帐篷的情景,自是瞒不过林子轩的双眼,对此林子轩也只

    能叹息一声。

    他们二人的关系已经公开,从今往后闻人婉便是莫鹏的女人了,莫鹏在床上

    怎么操闻人婉,都是他们俩的私事,旧情既已揭过,林子轩就没有理由去插手干

    预了。

    虽是这么说,但只要一想到今后莫鹏能随时随地操他的婉儿姐,林子轩总觉

    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唉,算了,不去想它了」。

    林子轩随后便盘坐起来,运转起了心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子轩忽然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惊醒,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

    来形容,有点像被某种东西暗中盯住似,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他顿时皱起了眉头。

    如今他已晋入金丹期,按照上所述,他的神识已大幅増强,五

    官的感应力也逐渐朝人体极限逼近,林子轩不会认为这是什么错觉。

    这或许是他体内结下金丹后,令他获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微妙感应,很大可

    能性是确有什么人正在暗中窥视着。

    想到这里,林子轩不动声色地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由白布包缠着的轩辕

    剑也换上了黑布,接着林子轩如幽灵般溜出了帐篷。

    月色静谧。

    林子轩抬头看了看夜色,刻下大概已近丑时,他入定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四

    周静悄悄,散布于林地的十几处篝火堆都烧得差不多了,只间中传来柴枝劈啪的

    声音。

    四周的营帐很多都暗淡无光,显是狂欢后的大部分人都已进入睡梦中。而林

    子轩这边的一众营帐,即使众人已入睡,依旧都掌着灯,十几个营帐在夜色中颇

    为显眼。

    就在这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强烈了起来,林子轩忽然间感应到了对方的位置。

    对方至少还在十里外,但正快速地接近中。

    骷髅尊者的身影在他脑海中陡然浮现,极是清晰。

    果然神异非常,晋入金丹期的他,竟能在入定中感应到数里外

    的强敌!

    林子轩精神一振,上一回他败于骷髅尊者手里,让他心里憋了一股气。现在

    骷髅尊者亲自送上门来,他林子轩绝不会让这大好机会白白溜走。

    不过骷髅尊者的盖世武功非同寻常,即使他有信心应付,仍得唤醒大家警戒。

    这里有个武宗级的莫鹏,以及身手不会弱于前者太远的闻人婉在,问题该不大。

    莫鹏下榻的营帐在不远处,林子轩几个纵身,无声无息地落在营帐外。

    营帐内的一些声响,也都毫无钜细地传进林子轩耳中。

    「噢……鹏,鹏哥,你今晚怎这般勇壮……」。

    闻人婉的叫床声柔媚入骨,短短的几声呻吟,便令外头的林子轩硬了起来。

    「啪啪啪啪」。

    一阵剧烈的肉体撞击声,紧跟着莫鹏喘着粗气的声音传来。

    「婉妹,你真的太美了,怎么要都不够,啊,婉妹,你真紧……我又要射了」。

    「嗯……啊,鹏哥…第……第四次了……婉儿要被你肏死了」。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射了,我射了,婉妹……」。

    「射吧……鹏哥……都射给婉儿……」。

    「啊……啊……」。

    一阵压抑的呻吟后,便听到闻人婉的娇喘与莫鹏大口地喘着粗气。

    片刻过后,随着闻人婉「嗯」了一声,林子轩耳中又传来了亲嘴的声音。

    没想到莫鹏的精力如此过人,竟连续不停地在营帐里操了闻人婉整整一个时

    辰,还在她身上射了四次。

    「婉儿姐被他操得声音都发颤了,肯定舒爽得不行……」林子轩酸酸地在心

    里说了一句。

    他不禁庆幸刚才过来之时,没有冒失地开口,否则碰上正在行房的两人,对

    双方都非常尴尬。

    营帐里的莫鹏跟闻人婉还在忘情地亲着嘴,直亲得啧啧作响,好一会,才听

    到闻人婉娇喘着道。

    「练武之人最忌房事过度,我们昨晚已亲热了一次,今晨一次,今晚鹏哥你

    又接连射了四回,婉儿怕你太过纵欲了」。

    「记得我们刚好那会,鹏哥你虽晚晚都那么硬,却都能忍住不进来。实在憋

    不了,才让婉儿用嘴帮鹏哥弄出来,但一般也是隔个两三天才弄一次,像今晚这

    样,也实在是太频繁了」。

    外头的林子轩这回知道,几年前闻人婉跟莫鹏交往时,虽然两人没有突破最

    后一层关系,但其实早已晚晚都睡在一起。

    难怪后来他第一次跟闻人婉上床,觉得她的反应很热情,与他跟未婚妻瑾儿

    生涩的初次相比差别太大,原因竟是在这。

    「好你个婉儿姐,竟然又是用嘴,又是陪睡的,莫鹏哥的艳福也未免太令人

    羡慕……」林子轩直摇摇头。

    只听到莫鹏粗声道:「今晚看见你与那小伙子躲在树下亲热,我便兴奋难耐,

    真是怎么要都不够」。

    「鹏哥……你……你真是的……你怎会有这样的癖好?」。

    闻人婉一阵娇羞。

    「这其实怪不得我,全是因为婉妹」。

    「鹏哥,你的奇怪癖好怎能赖到婉儿身上……」。

    「婉妹还记不记得,上次在帝都,琳娜她们邀请你到帝都北效,参加她们圣

    神帝国一年一度的篝火狂欢跳舞会?那晚,我记得你还入乡随俗了穿了一身西大

    陆的短裙装,鹿绒的长靴,与一双深黑色的及膝长袜」。

    闻人婉「嗯」了一声,语气中忽然带了一丝酸酸的醋意。

    「婉儿当然记得,鹏哥你也同样受到了邀请,在篝火舞会上,琳娜学姐可是

    旁若无人地缠着你,没有第二个女人能靠近」。

    「咳,婉妹,你也知那时我们的关系尚未公开,而来自西大陆的琳娜,性子

    又野……」。

    「是吗?可是不管怎么看,那晚鹏哥跟她可亲密得很」。

    「咳,婉妹就别捉弄我了,我看见你接受了一个戴着胡帽留着小胡须的贵族

    男人的共舞邀请,接着没多久,你们就跟周围的其他人一样,相拥在一起旁若无

    人地热吻着,我那时真是又难受又无可奈何」。

    外边的林子轩,顿时听得有些牙痒痒,原来闻人婉在书院之时,还有这么多

    事情瞒着他呢。

    此时他感应到骷髅尊者的位置,已拉近了至少两三里,武尊级身法功夫,确

    实可怕。

    时间已剩不多,林子轩本该赶紧动身了,但此刻营帐内闻人婉与莫鹏的私密

    话,像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般,让他的脚步完全挪不开。

    莫鹏说完,闻人婉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那人是琳娜的二叔……原来鹏哥你都看到了,我还以为当时人那么多,又

    隔那么远……」。

    「当然,在那之后,我还看见你跟他进了一座帐篷……」。

    「那……那晚的气氛婉儿实在是从未遇上,男男女女们拥抱相吻,欢声笑语

    一片。琳娜她们几个平日在书院虽大大冽冽,总喜欢开男人们的玩笑,但都知道

    分寸。在那晚她们却都变得很开放,美芙娜她们几个更豪放地脱光了衣服骑在男

    人们身上,旁若无人地欢好起来,不知怎的,当时看到那样的场景,婉儿下边湿

    得很厉害」。

    「鹏哥莫非便是看到婉儿随琳娜的二叔进了帐篷,才有这奇怪的癖好么?」。

    「嗯」。莫鹏瓮声地应了一声,「事后你在他帐篷里待了半个时辰,这半个

    时辰的时间里,你俩在里头发生了什么?」。

    「鹏哥想知道吗?」。

    「婉妹说吧,我其实一直都想知道」。

    大概是回想起当晚的情景,闻人婉的语气里似乎有些难为情,又有点兴奋。

    「进了帐篷,他便脱光了婉儿身上的衣物,只留下婉儿腿上的袜子。之后他

    就把婉儿放在榻子上,很轻柔地抚摸着婉儿全身,然后就开始亲婉儿的身子。琳

    娜的二叔真的很温柔,婉儿那晚真的是被他亲得脑袋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时候,

    他已经脱去了衣服平躺着,要婉儿调转位置,俯身给他含那地方」。

    莫鹏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婉妹……给他含了?」。

    「嗯……含了。他那根东西挺白的,虽然不是特别粗,但模样挺讨人喜欢的,

    我们就这样相互给对方舔弄」。

    「那后来呢?」。

    闻人婉有些羞涩地道。

    「之后,婉儿被他舔得泄了次身,便也用嘴帮他弄了一次,让他在婉儿嘴里

    射了个畅快淋漓」。

    「你们二人足足弄了半个时辰,便只弄了这么一次?」。

    「嗯,他知道我出身九洲国,不比西大陆的女性,因此非常尊重婉儿的意愿。

    婉儿不愿在那样的时刻将身子交给他,他自然没有勉强。之后他希望婉儿用脚帮

    他撸一次,婉儿就照他的意思,最后射得袜子都全湿透了,走起路粘粘的好是难

    受」。

    「婉妹……不如我们再做一次吧……」。

    「啊……鹏哥,你怎的又硬了……别……有脚步声,有人来了……」。

    脚步声自然是林子轩刻意弄出来的。

    再这样下去,怕是营帐里的二人又要再做了,虽然林子轩此刻也听得硬得发

    疼,但骷髅尊者已到五里之外,时间已不允许他再偷听了。

    「莫鹏哥,婉儿姐,我感觉到骷髅尊者正朝这儿接近,你们通知其他人起来

    戒备,我去迎敌」。

    「啊,轩……轩弟,太危险了,你等会儿……」。

    身后传来闻人婉焦急的声音,然而林子轩的身影已掠至百丈外,消失在幽暗

    的密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