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黄蓉沦落传 > 章节目录 黄蓉沦落传(02)
    (二) 淫妇调教。

    在襄阳城的郭府中,伯颜坐在椅子上喝茶,神态自若,因为他知道他计算好

    了一切。

    不一会的功夫,门推开了。

    黄蓉款款地走了进来,留着齐腰的长发,一脸素然的清秀。

    黄蓉穿着澹粉色的纱裙,一绢紫色丝绸挡在胸前,虽有抹胸但黄蓉依旧是酥

    胸半露她结束了沐浴更衣,仅仅穿戴上了小莲为她选的纱裙抹胸,薄纱裙中黑色

    的「密林」

    时隐时现,纱裙的后面还能依稀可见黄蓉的翘臀还有股沟。

    「伯颜将军……」。

    黄蓉低下头怯懦地说:「我照你说的做了,在这向您……投降,希望……您

    给我们母子一条生路……」。

    黄蓉的左手紧握着右手臂,头微微向右倾,眼光没有直视伯颜,而是向下看

    去,彷佛刻意回避伯颜,而这一切伯颜都看在眼里。

    「郭夫人,还请到内堂商量投降的事宜吧」。

    伯颜走到黄蓉的身后,轻轻抚摸黄蓉结拜的后背,从后背摸到腰间最后对她

    的翘臀捏了一番。

    黄蓉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明白话中的意思,冷冷地说道:「知道了,请带路

    吧」。

    黄蓉跟随着伯颜走入自己的闺房中,曾经自己很希望走进的房间,现在反而

    希望慢一点,她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

    走进了房间,没等黄蓉说一句话,伯颜就一把扯下了她的抹胸,黄蓉的大奶

    犹如脱窟的白兔一般上下蹿动。

    黄蓉的上身再无遮掩的东西,而伯颜继续「乘胜追击」

    用小刀一划,黄蓉下身的薄纱裙就滑落到了脚下。

    伯颜撕掉了黄蓉最后的遮羞布,而黄蓉便赤身裸体地站在伯颜面前。

    伯颜被眼前的黄蓉惊呆了——犹如出水的莲花一般洁白纯净,她的秀发像瀑

    布垂下,脸庞冷若冰霜更是美艳可人;黄蓉的全身都如此白皙,硕大的乳房泛着

    澹粉色的光芒,苗条的细腰,嫩的出水的美腿,她的脚趾更像是刚拨开的新蒜,

    彷佛黄蓉全身都无比圣洁不容侵犯。

    不过伯颜就想让黄蓉变成一个满身淤泥的「黑莲花」,变成一个「棒不离穴」

    的风骚荡妇。

    黄蓉强忍着屈辱,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接受伯颜的「检阅」,她扭过头去,

    眼里噙满泪水。

    伯颜在房间里拿出了跟满是绳结的粗麻绳说:「夫人还是很生疏啊,不如玩

    个游戏吧」。

    伯颜将绳子一边系在床头,另一边系在黄蓉身后的门框上。

    伯颜走到了黄蓉的身后,一把抱起黄蓉,双手各抱着黄蓉的一条腿,两腿分

    开弄成了一副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如果此刻有人进来,就能看到黄蓉赤身裸体双

    腿大开、阴户抽搐的美景。

    伯颜把黄蓉放在绳子上,恰巧勒在了两片阴唇中间。

    「嗯,啊」

    黄蓉的内阴道被绳子紧紧地勒着。

    「夫人,就这么走去床上吧」。

    伯颜在后面一拍黄蓉的屁股。

    「啊」。

    黄蓉的阴唇被粗糙的绳子摩擦着,让黄蓉的下阴火辣辣的,绳子上开始变得

    湿润了,伯颜不允许黄蓉用手握绳子,所以黄蓉只能忍受绳子对她的凌辱,但每

    当黄蓉走过绳结时,绳结粗大地摩擦让黄蓉痛苦不堪。

    「看来我们的黄女侠被绳子玩弄得很有感觉吧,干脆以后当着全城的面让你

    和这条绳子办婚礼吧」。

    伯颜继续在心理上打击黄蓉。

    黄蓉强忍着屈辱还有夹杂着痛苦而来的快感说:「才……才没有……这回事

    ……」。

    伯颜伸手摸了摸绳子,绳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些许粘稠的液体,「那你怎么解

    释这东西呢,黄女侠,小骚蹄该不会被绳子弄得高潮了吧」

    伯颜继续羞辱黄蓉,而黄蓉也羞愧的闭上了眼。

    此时黄蓉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伯颜的羞辱让她不愿去想自己的过去,绳结摩

    擦的疼痛让她生不如死,黄蓉脑海里如今只想着赶快走完这段路,快点到床上,

    哪怕接下来会被粗暴的奸淫也好过现在的处境。

    就在黄蓉快要到床边的时候,伯颜突然抓住绳子向上拉起,一下子黄蓉淫穴

    下的绳结并入到了黄蓉的小穴中,伯颜一边向上提一边还左右拉扯,绳子在黄蓉

    的阴户中间反复摩擦,黄蓉再也忍受不住,这一次带给她的痛苦还有快感超过了

    她走来的一路。

    「啊啊啊啊啊啊」。

    黄蓉四肢瘫软,直接昏了过去,上身趴在床上,下身依旧「坐」

    在绳子上。

    「哗哗」。

    黄蓉的尿道突然大开,一股金黄的液柱倾泄了下来。

    「哼,还真是骚货啊,玩绳子玩到失禁啊」。

    伯颜笑道。

    伯颜把黄蓉从绳子上抱了下来扔到床上,发现黄蓉脸上满是泪水和口水。

    「高潮的昏死过去了是么,不过想躲没这么容易」。

    伯颜嘴角微微上扬,他握着黄蓉的屁股向两边拉伸,黄蓉的菊花就暴露在了

    眼前,伯颜不由分说,掏出阳具就捅了进去。

    「啊……啊」。

    一股撕裂的疼痛直接把黄蓉「唤醒」

    了,她惨叫了一声,惊恐地看着身后的伯颜。

    伯颜双手掐着黄蓉的腰,一直不停地在用下体撞击着黄蓉的屁股,发出「啪

    啪」

    的声音,黄蓉先是感到了剧烈的疼痛,随即被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代替了。

    「没想到啊,小骚蹄,你的屁眼还是处女啊!怎么,郭靖从没插过么?」。

    伯颜的刚刚插进黄蓉的菊花里,就被肉壁紧紧的包裹住了,如今自己也是「

    无法自拔」。

    黄蓉这边却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欢愉,虽然很疼但已经被快感迷失地忘记了思

    考,变成了单纯享受交合的雌性动物忘情地浪叫:「啊……啊……好痛……啊…

    …不要……插……啊……」。

    连她自己也搞不懂究竟是希望伯颜拔出来还是希望他一直这么插着。

    黄蓉趴在床上,斗大的汗珠不停下落,连口水也滴到了床上,她脸颊发红,

    脸上却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做爱的快感让她香汗淋漓,光洒在她发红的胴体上

    更是显得油光满面,她的下身一直在不停的滴水,尿液参杂淫水沿着大腿两侧向

    下淌。

    「啊……我……我……我不行了」。

    黄蓉头向上扬,双水作出工步就像是在扎马步,伴随着黄蓉的浪叫,双腿中

    央红肿的阴道里尿液淫水犹如开闸的洪水喷涌而出,浇在地上「滋滋」

    作响。

    而伯颜一直就忍受着被黄蓉的肉壁夹击,黄蓉的浪叫更是让他难以忍受,直

    接把精液射进了黄蓉的后庭花里,也借着精液把阳具拔了出来。

    「好烫啊」。

    黄蓉大叫一声,趴在床上,而屁眼里的精液还在源源不断向外冒出来。

    伯颜顿了顿,说道:「夫人的肉洞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老夫差点就葬身洞内

    了」。

    黄蓉已经无心理会伯颜,刚才那么强烈的性爱使得她浑身乏力欲死欲仙。

    伯颜一拍黄蓉的屁股「快起来,还有第二轮呢」。

    黄蓉瞪大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什么?还……还要再来?」。

    伯颜抓住黄蓉的胳膊把她拉起来,挺直的阳具逼近她的朱唇,黄蓉闻到一种

    令人干呕的味道一把扭过头去,「夫人,老夫这东西可都被你弄脏了,你不该清

    理清理么?」。

    伯颜进一步逼近黄蓉,黄蓉紧闭双目不愿贴近,伯颜就威胁道:「如果你不

    做的话,我就先让你堕胎再把你扔到军营里让将士们把你干到怀孕为止」。

    伯颜的威胁很奏效,黄蓉颤抖贴近伯颜满是精液的阳具,黄蓉伸舌头舔了一

    下伯颜的龟头,顿时觉得恶心。

    伯颜摁住黄蓉的头逼迫她贴近,黄蓉最终含着眼泪含着伯颜的阳具。

    「呜……呜……」。

    黄蓉的胃翻江倒海可是只能强忍难受,她的舌头上下左右「按摩」

    着伯颜的阳具,想着尽快把精液舔干净就能脱离这令人作呕的东西。

    「夫人是第一次口交吧!不过还真舒服啊」。

    伯颜一面捏的黄蓉的乳房,一面又对她肆意羞辱,突然一把捏住黄蓉的头,

    下身向前一撞,伯颜的阳具直插黄蓉的喉咙,随后滚烫的精液就喷了出来。

    「呜!呜」。

    黄蓉凄惨而又无助的「叫」

    着,眼泪早已留了下来。

    伯颜送了手,黄蓉瘫软地躺在了地上,她迫不及待想把精液吐出来,但伯颜

    厉声说:「不许呕出来,给我吞下去,不然让你喝个够」。

    黄蓉已经屈服在了伯颜的淫威之下,因为她害怕一旦反抗伯颜可能会遭遇更

    为可怕的折磨。

    黄蓉紧闭双眼头昂了一下把精液吞了下去,之后便是头昏目眩泛起一阵阵的

    恶心,黄蓉趴在地上,头微微上扬看着伯颜,嘴里留着不知道是口水还是精液,

    眼里充满泪水,样子着实楚楚可怜。

    伯颜看着此刻的黄蓉,知道他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了,他走到黄蓉的身后说:

    「夫人,我还没说停呢……」。

    黄蓉的眼里充满了恐惧,无助的看着窗外……黄蓉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她趴在床上双腿打开,头发上,后背上,乳房上,屁股上,腿上全都是精液,

    她的阴部还有菊花都红肿充血,连她也不知道昨晚被伯颜疼爱了几次。

    她被身旁的小莲扶起入浴,小莲轻轻替她揉搓着淫奶,时不时地抖动一番,

    而黄蓉此时恍恍惚惚也全然不在乎这些了。

    「请娘子起身来,待奴婢帮娘子仔细清洗一番」。

    小莲将黄蓉扶起,黄蓉反倒已经无所谓了,只是神情变得怅然,不知道她在

    想些什么。

    小莲轻轻搓下粘在黄蓉身上已经凝固的精液,生怕弄破了黄蓉剔透的身子,

    小莲伸出手指戳了戳菊花,黄蓉立刻就叫了出来。

    「啊」

    黄蓉彷佛从沉睡中苏醒过了一样,慌忙用手捂住屁股。

    「娘子原来是雏菊绽放啊」

    小莲笑着说:「娘子莫怕,奴婢轻一点就是了」。

    黄蓉由小莲带着,赤身裸体走到了郭府的园中。

    见到伯颜已经坐在石凳上,石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而且都是黄蓉爱吃,对

    安胎有好处的药膳。

    黄蓉满面羞红右手臂当在胸前遮住乳头,左手紧紧捂住下身,扭扭捏捏地走

    了过去。

    伯颜让出座位示意黄蓉,「坐吧,夫人」。

    黄蓉摇头不肯,伯颜一把拉过来,黄蓉坐下时,赤裸的屁股接触到冰冷石凳

    让黄蓉一惊,随后红肿的菊花有些疼痛让黄蓉难以接受,脸上浮现了一副难堪的

    表情。

    伯颜看到黄蓉的样子内心暗自发笑,嘴上说:「夫人,是不是昨夜老夫把你

    弄疼了?」。

    黄蓉咬咬牙,双腿夹紧,双手紧紧捂住胸口。

    「夫人想必饿了吧,还是早些用膳吧」。

    伯颜笑着将饭菜推到黄蓉面前,黄蓉自然很饿,而且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了孩

    子更需要吃东西,不过她还是低下头不愿吃饭,她怯懦地说:「请将军赐奴家一

    件衣服吧……」。

    黄蓉还是紧紧捂着隐私部位,因为不仅是伯颜,周围侍女的存在也让她觉得

    十分不自在。

    伯颜要让黄蓉的羞耻心荡然无存,要对她调教,便摇头说道:「夫人还是用

    膳吧,不然对孩子没有好处!而且一会还有事情呢,夫人就不必穿衣服了」。

    黄蓉只得心中叫苦,如今自己已然成了伯颜的囚奴任由他调教,武功被封住

    ,如今连衣服也由不得自己,但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也只能忍下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黄蓉赤身裸体吃完了早餐,被伯颜带上了马车。

    襄阳城沦陷之后,黄蓉就一直被押在牢里,直到最近才被放出来「成为」

    伯颜的宠姬。

    而如今黄蓉又开始在马车中「巡视」

    襄阳城,只不过是用一个「特殊」

    的姿势。

    一辆马车从现在的将军府昔日的郭府中出来,在前头驾马车的是一个女人,

    而马车显然是要游遍襄阳的每一条街。

    马车后帘时而被风吹起,如果有人向里看,会看到一个裸体的女人在那里自

    慰。

    黄蓉的腰被绑着固定在了马车中,双腿也被绳子绑起来组成一个「M」

    型,双手也被绑在了大腿内侧,手的距离仅仅只能碰到阴道和菊花。

    黄蓉的眼睛被蒙住,因此她只能依稀的知道自己在移动的马车中。

    「快点自慰哦,在这辆马车巡视完襄阳之前你得自慰五十次啊!如果你没办

    法快点结束的话,就把你带到城墙上去让你自慰一百次」。

    黄蓉羞红着脸,拼命地让手指在小穴中抽插,一次又一次伴随着淫媚的浪叫

    黄蓉迎来了高潮,偶尔也会有人向里看。

    当车驶过小巷时,黄蓉也会听到一些声音。

    「娘你看,车里有个姐姐光着腚子呢!她在做什么?」。

    也有对她指指点点骂她「骚货、淫妇」

    的那么一群人。

    (二) 淫妇调教。

    在襄阳城的郭府中,伯颜坐在椅子上喝茶,神态自若,因为他知道他计算好

    了一切。

    不一会的功夫,门推开了。

    黄蓉款款地走了进来,留着齐腰的长发,一脸素然的清秀。

    黄蓉穿着澹粉色的纱裙,一绢紫色丝绸挡在胸前,虽有抹胸但黄蓉依旧是酥

    胸半露她结束了沐浴更衣,仅仅穿戴上了小莲为她选的纱裙抹胸,薄纱裙中黑色

    的「密林」

    时隐时现,纱裙的后面还能依稀可见黄蓉的翘臀还有股沟。

    「伯颜将军……」。

    黄蓉低下头怯懦地说:「我照你说的做了,在这向您……投降,希望……您

    给我们母子一条生路……」。

    黄蓉的左手紧握着右手臂,头微微向右倾,眼光没有直视伯颜,而是向下看

    去,彷佛刻意回避伯颜,而这一切伯颜都看在眼里。

    「郭夫人,还请到内堂商量投降的事宜吧」。

    伯颜走到黄蓉的身后,轻轻抚摸黄蓉结拜的后背,从后背摸到腰间最后对她

    的翘臀捏了一番。

    黄蓉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明白话中的意思,冷冷地说道:「知道了,请带路

    吧」。

    黄蓉跟随着伯颜走入自己的闺房中,曾经自己很希望走进的房间,现在反而

    希望慢一点,她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

    走进了房间,没等黄蓉说一句话,伯颜就一把扯下了她的抹胸,黄蓉的大奶

    犹如脱窟的白兔一般上下蹿动。

    黄蓉的上身再无遮掩的东西,而伯颜继续「乘胜追击」

    用小刀一划,黄蓉下身的薄纱裙就滑落到了脚下。

    伯颜撕掉了黄蓉最后的遮羞布,而黄蓉便赤身裸体地站在伯颜面前。

    伯颜被眼前的黄蓉惊呆了——犹如出水的莲花一般洁白纯净,她的秀发像瀑

    布垂下,脸庞冷若冰霜更是美艳可人;黄蓉的全身都如此白皙,硕大的乳房泛着

    澹粉色的光芒,苗条的细腰,嫩的出水的美腿,她的脚趾更像是刚拨开的新蒜,

    彷佛黄蓉全身都无比圣洁不容侵犯。

    不过伯颜就想让黄蓉变成一个满身淤泥的「黑莲花」,变成一个「棒不离穴」

    的风骚荡妇。

    黄蓉强忍着屈辱,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接受伯颜的「检阅」,她扭过头去,

    眼里噙满泪水。

    伯颜在房间里拿出了跟满是绳结的粗麻绳说:「夫人还是很生疏啊,不如玩

    个游戏吧」。

    伯颜将绳子一边系在床头,另一边系在黄蓉身后的门框上。

    伯颜走到了黄蓉的身后,一把抱起黄蓉,双手各抱着黄蓉的一条腿,两腿分

    开弄成了一副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如果此刻有人进来,就能看到黄蓉赤身裸体双

    腿大开、阴户抽搐的美景。

    伯颜把黄蓉放在绳子上,恰巧勒在了两片阴唇中间。

    「嗯,啊」

    黄蓉的内阴道被绳子紧紧地勒着。

    「夫人,就这么走去床上吧」。

    伯颜在后面一拍黄蓉的屁股。

    「啊」。

    黄蓉的阴唇被粗糙的绳子摩擦着,让黄蓉的下阴火辣辣的,绳子上开始变得

    湿润了,伯颜不允许黄蓉用手握绳子,所以黄蓉只能忍受绳子对她的凌辱,但每

    当黄蓉走过绳结时,绳结粗大地摩擦让黄蓉痛苦不堪。

    「看来我们的黄女侠被绳子玩弄得很有感觉吧,干脆以后当着全城的面让你

    和这条绳子办婚礼吧」。

    伯颜继续在心理上打击黄蓉。

    黄蓉强忍着屈辱还有夹杂着痛苦而来的快感说:「才……才没有……这回事

    ……」。

    伯颜伸手摸了摸绳子,绳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些许粘稠的液体,「那你怎么解

    释这东西呢,黄女侠,小骚蹄该不会被绳子弄得高潮了吧」

    伯颜继续羞辱黄蓉,而黄蓉也羞愧的闭上了眼。

    此时黄蓉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伯颜的羞辱让她不愿去想自己的过去,绳结摩

    擦的疼痛让她生不如死,黄蓉脑海里如今只想着赶快走完这段路,快点到床上,

    哪怕接下来会被粗暴的奸淫也好过现在的处境。

    就在黄蓉快要到床边的时候,伯颜突然抓住绳子向上拉起,一下子黄蓉淫穴

    下的绳结并入到了黄蓉的小穴中,伯颜一边向上提一边还左右拉扯,绳子在黄蓉

    的阴户中间反复摩擦,黄蓉再也忍受不住,这一次带给她的痛苦还有快感超过了

    她走来的一路。

    「啊啊啊啊啊啊」。

    黄蓉四肢瘫软,直接昏了过去,上身趴在床上,下身依旧「坐」

    在绳子上。

    「哗哗」。

    黄蓉的尿道突然大开,一股金黄的液柱倾泄了下来。

    「哼,还真是骚货啊,玩绳子玩到失禁啊」。

    伯颜笑道。

    伯颜把黄蓉从绳子上抱了下来扔到床上,发现黄蓉脸上满是泪水和口水。

    「高潮的昏死过去了是么,不过想躲没这么容易」。

    伯颜嘴角微微上扬,他握着黄蓉的屁股向两边拉伸,黄蓉的菊花就暴露在了

    眼前,伯颜不由分说,掏出阳具就捅了进去。

    「啊……啊」。

    一股撕裂的疼痛直接把黄蓉「唤醒」

    了,她惨叫了一声,惊恐地看着身后的伯颜。

    伯颜双手掐着黄蓉的腰,一直不停地在用下体撞击着黄蓉的屁股,发出「啪

    啪」

    的声音,黄蓉先是感到了剧烈的疼痛,随即被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代替了。

    「没想到啊,小骚蹄,你的屁眼还是处女啊!怎么,郭靖从没插过么?」。

    伯颜的刚刚插进黄蓉的菊花里,就被肉壁紧紧的包裹住了,如今自己也是「

    无法自拔」。

    黄蓉这边却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欢愉,虽然很疼但已经被快感迷失地忘记了思

    考,变成了单纯享受交合的雌性动物忘情地浪叫:「啊……啊……好痛……啊…

    …不要……插……啊……」。

    连她自己也搞不懂究竟是希望伯颜拔出来还是希望他一直这么插着。

    黄蓉趴在床上,斗大的汗珠不停下落,连口水也滴到了床上,她脸颊发红,

    脸上却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做爱的快感让她香汗淋漓,光洒在她发红的胴体上

    更是显得油光满面,她的下身一直在不停的滴水,尿液参杂淫水沿着大腿两侧向

    下淌。

    「啊……我……我……我不行了」。

    黄蓉头向上扬,双水作出工步就像是在扎马步,伴随着黄蓉的浪叫,双腿中

    央红肿的阴道里尿液淫水犹如开闸的洪水喷涌而出,浇在地上「滋滋」

    作响。

    而伯颜一直就忍受着被黄蓉的肉壁夹击,黄蓉的浪叫更是让他难以忍受,直

    接把精液射进了黄蓉的后庭花里,也借着精液把阳具拔了出来。

    「好烫啊」。

    黄蓉大叫一声,趴在床上,而屁眼里的精液还在源源不断向外冒出来。

    伯颜顿了顿,说道:「夫人的肉洞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老夫差点就葬身洞内

    了」

    黄蓉已经无心理会伯颜,刚才那么强烈的性爱使得她浑身乏力欲死欲仙。

    伯颜一拍黄蓉的屁股「快起来,还有第二轮呢」。

    黄蓉瞪大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什么?还……还要再来?」。

    伯颜抓住黄蓉的胳膊把她拉起来,挺直的阳具逼近她的朱唇,黄蓉闻到一种

    令人干呕的味道一把扭过头去,「夫人,老夫这东西可都被你弄脏了,你不该清

    理清理么?」。

    伯颜进一步逼近黄蓉,黄蓉紧闭双目不愿贴近,伯颜就威胁道:「如果你不

    做的话,我就先让你堕胎再把你扔到军营里让将士们把你干到怀孕为止」。

    伯颜的威胁很奏效,黄蓉颤抖贴近伯颜满是精液的阳具,黄蓉伸舌头舔了一

    下伯颜的龟头,顿时觉得恶心。

    伯颜摁住黄蓉的头逼迫她贴近,黄蓉最终含着眼泪含着伯颜的阳具。

    「呜……呜……」。

    黄蓉的胃翻江倒海可是只能强忍难受,她的舌头上下左右「按摩」

    着伯颜的阳具,想着尽快把精液舔干净就能脱离这令人作呕的东西。

    「夫人是第一次口交吧!不过还真舒服啊」。

    伯颜一面捏的黄蓉的乳房,一面又对她肆意羞辱,突然一把捏住黄蓉的头,

    下身向前一撞,伯颜的阳具直插黄蓉的喉咙,随后滚烫的精液就喷了出来。

    「呜!呜」。

    黄蓉凄惨而又无助的「叫」

    着,眼泪早已留了下来。

    伯颜送了手,黄蓉瘫软地躺在了地上,她迫不及待想把精液吐出来,但伯颜

    厉声说:「不许呕出来,给我吞下去,不然让你喝个够」。

    黄蓉已经屈服在了伯颜的淫威之下,因为她害怕一旦反抗伯颜可能会遭遇更

    为可怕的折磨。

    黄蓉紧闭双眼头昂了一下把精液吞了下去,之后便是头昏目眩泛起一阵阵的

    恶心,黄蓉趴在地上,头微微上扬看着伯颜,嘴里留着不知道是口水还是精液,

    眼里充满泪水,样子着实楚楚可怜。

    伯颜看着此刻的黄蓉,知道他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了,他走到黄蓉的身后说:

    「夫人,我还没说停呢……」。

    黄蓉的眼里充满了恐惧,无助的看着窗外……黄蓉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她趴在床上双腿打开,头发上,后背上,乳房上,屁股上,腿上全都是精液,

    她的阴部还有菊花都红肿充血,连她也不知道昨晚被伯颜疼爱了几次。

    她被身旁的小莲扶起入浴,小莲轻轻替她揉搓着淫奶,时不时地抖动一番,

    而黄蓉此时恍恍惚惚也全然不在乎这些了。

    「请娘子起身来,待奴婢帮娘子仔细清洗一番」。

    小莲将黄蓉扶起,黄蓉反倒已经无所谓了,只是神情变得怅然,不知道她在

    想些什么。

    小莲轻轻搓下粘在黄蓉身上已经凝固的精液,生怕弄破了黄蓉剔透的身子,

    小莲伸出手指戳了戳菊花,黄蓉立刻就叫了出来。

    「啊」

    黄蓉彷佛从沉睡中苏醒过了一样,慌忙用手捂住屁股。

    「娘子原来是雏菊绽放啊」

    小莲笑着说:「娘子莫怕,奴婢轻一点就是了」。

    黄蓉由小莲带着,赤身裸体走到了郭府的园中。

    见到伯颜已经坐在石凳上,石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而且都是黄蓉爱吃,对

    安胎有好处的药膳。

    黄蓉满面羞红右手臂当在胸前遮住乳头,左手紧紧捂住下身,扭扭捏捏地走

    了过去。

    伯颜让出座位示意黄蓉,「坐吧,夫人」。

    黄蓉摇头不肯,伯颜一把拉过来,黄蓉坐下时,赤裸的屁股接触到冰冷石凳

    让黄蓉一惊,随后红肿的菊花有些疼痛让黄蓉难以接受,脸上浮现了一副难堪的

    表情。

    伯颜看到黄蓉的样子内心暗自发笑,嘴上说:「夫人,是不是昨夜老夫把你

    弄疼了?」。

    黄蓉咬咬牙,双腿夹紧,双手紧紧捂住胸口。

    「夫人想必饿了吧,还是早些用膳吧」。

    伯颜笑着将饭菜推到黄蓉面前,黄蓉自然很饿,而且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了孩

    子更需要吃东西,不过她还是低下头不愿吃饭,她怯懦地说:「请将军赐奴家一

    件衣服吧……」。

    黄蓉还是紧紧捂着隐私部位,因为不仅是伯颜,周围侍女的存在也让她觉得

    十分不自在。

    伯颜要让黄蓉的羞耻心荡然无存,要对她调教,便摇头说道:「夫人还是用

    膳吧,不然对孩子没有好处!而且一会还有事情呢,夫人就不必穿衣服了」。

    黄蓉只得心中叫苦,如今自己已然成了伯颜的囚奴任由他调教,武功被封住

    ,如今连衣服也由不得自己,但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也只能忍下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黄蓉赤身裸体吃完了早餐,被伯颜带上了马车。

    襄阳城沦陷之后,黄蓉就一直被押在牢里,直到最近才被放出来「成为」

    伯颜的宠姬。

    而如今黄蓉又开始在马车中「巡视」

    襄阳城,只不过是用一个「特殊」

    的姿势。

    一辆马车从现在的将军府昔日的郭府中出来,在前头驾马车的是一个女人,

    而马车显然是要游遍襄阳的每一条街。

    马车后帘时而被风吹起,如果有人向里看,会看到一个裸体的女人在那里自

    慰。

    黄蓉的腰被绑着固定在了马车中,双腿也被绳子绑起来组成一个「M」

    型,双手也被绑在了大腿内侧,手的距离仅仅只能碰到阴道和菊花。

    黄蓉的眼睛被蒙住,因此她只能依稀的知道自己在移动的马车中。

    「快点自慰哦,在这辆马车巡视完襄阳之前你得自慰五十次啊!如果你没办

    法快点结束的话,就把你带到城墙上去让你自慰一百次」。

    黄蓉羞红着脸,拼命地让手指在小穴中抽插,一次又一次伴随着淫媚的浪叫

    黄蓉迎来了高潮,偶尔也会有人向里看。

    当车驶过小巷时,黄蓉也会听到一些声音。

    「娘你看,车里有个姐姐光着腚子呢!她在做什么?」。

    也有对她指指点点骂她「骚货、淫妇」

    的那么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