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窥欲之宝姨 > 章节目录 【窥欲之宝姨】(完整版)
    【窥欲之宝姨】(完整版)。

    因为父母都是高级工程师,为了祖国的事业每天都很忙。

    在我上初二时,他们响应祖国的号召去援边了。

    因为那里的环境条件比较差他们让我留在老家,寄奍在我家隔壁宝姨家。

    宝姨其实只比我大九岁,当时她也是刚结婚不久。

    她黑丝披肩,肤如雪脂,白里透红,有些丰满但不胖。

    对当时的我看来也是颇为美艳。

    因为她老公方华是一家国际海运公司的海员,长年不在家,一年中在家的时

    间合起来不超过一个月,每次回家也是住不了几天就走了。

    可能因为海员收入比较高吧,自从他们结婚后不久,宝姨原来在工厂的班也

    不上了,专心在家做起了主妇,也可能是这个原因久了就觉的无聊了,所以当我

    家人说把我寄在她家时她就很痛快的答应下来,因为可以有个伴,当然也有一份

    收入。

    她家和我家一样是两室一厅,我就搬到她家的空房间住下。

    她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当时国内的房间隔音很差,房间里发生什么事另外

    一间基本都能听到,到了夜深人静更是如此。

    她老公方华每次从外国跑船回来都会给她带一些新奇的礼物,和一些当时先

    进的东西。

    比如录像机,摄影机,照相机什么的,这些在当时可以稀罕物件。

    他经常拍一些外国视频带回来给我们长见识,也是那时我弟一次见识到彩电

    ,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不一样的世界。

    记得那年国庆节前几天,宝姨到我房间问我:「这几天国庆节你华叔放假一

    个星期,我们准备出去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国庆节我约了同学郊游」。

    我回答道。

    「那你一个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吗?」。

    「没问题,你放心吧,我都初二了,我什么都会做的」。

    国庆节前一天方华就回来了,第二他们就出去旅游了。

    临走时宝姨给了一些零花钱。

    国庆节和同学出去玩,回来后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就想到宝姨房间看电视

    ,进到房间里,虽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的心还是呯呯的跳,莫名的紧张。

    一边看电视一边细细的打量,虽然经常来这个房间看电视但从没有像今天这

    样认真的查看它。

    当我看到电视机下的录象机时突然想看看录像带。

    随手打开录像机,发现里面居然有个录象带。

    原来是华叔在美国玩时拍的,我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看着看着,突然出现一男一女赤祼地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

    定睛看清楚那白皙的皮肤和俏丽的脸庞分明是宝姨,那个压在她身上不断地

    撸动着下体的的壮男不就是她老公华叔嘛。

    只见宝姨双眸紧索,脸上显现出既痛苦也享受的表情,嘴巴不停的「嗯,嗯

    ……」,双手紧紧的抓华叔的双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他的肉里。

    华叔双手紧紧在环抱着宝姨胸部,埋头苦干。

    不一会华叔突然加快速度,疯狂地撸动,宝姨从嘴出来的声音也更大声了,

    手抓的也更用力了。

    几秒后华叔整个人直挺挺地趴在宝姨身上。

    宝姨睁开眼睛,深情地看着这个大汗淋沥男人,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华叔问她今天舒服吗?「嗯,舒服。可是你不能天天让我这样」。

    华叔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下床,走到摄像机前把机器关了。

    电视机一片雪花,带子播放完了。

    我意忧未尽地倒在宝姨的床上闭上双眼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电视里的一幕幕。

    感觉下身不知不觉地支起了帐篷,一只手抓过脑袋瓜下的枕头想要压一下坚

    挺的二兄弟,却发现枕头下有几张照片。

    哇,都是宝姨的人体写真艺术照。

    看的我的二兄弟硬如钢,好像要把睡裤撑破似的。

    在这几相片中,有一张我特别喜欢。

    照片中宝姨趴跪着,双肘支撑着上身向下倾,屁股高高翘起,双腿大大地张

    开,照片是从后侧面角度拍的,宝姨的木瓜奶尽显无遗,白皙而丰满的肥臀,夺

    人眼球,就连阴毛也若隐若现。

    看的我爱不释手,我决定把这张照片保留几天。

    晚上我走进的房间,宝姨就像那张照片里一样趴在床上,我就站在床边。

    宝姨双目含春地望着我,说道「还不上来,还等什么?」。

    我立刻跳上床,正要抱着宝姨的肥臀,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袭来,然后,就

    没有然后了。

    我睁开双眼,一缕阳光射在我的床上。

    原来是做梦呀,感觉短裤湿漉漉一片。

    赶紧起床换短裤,听到有开门的声音。

    换好走出房间看到宝姨一个托着行李箱,疲惫不勘的进来了。

    「回来啦,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你不是过两天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

    「是的,提前了,华敊他有事先回船上去了,你吃饭了吗?」。

    「没有,我刚起床」。

    「那你出去买点早餐吧」。

    我答应着出去了。

    回来时没有见到宝姨在客厅,我轻轻的来到她的房间前,推开门,看到她合

    衣躺在床上,似乎有抽泣的声音。

    「宝姨,可以出来吃了」。

    「哦」。

    当她走出房间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泪痕。

    吃完早餐,宝姨说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两天后,我正要去上学华叔回来。

    傍晚放学回来,发现华叔不在家,在客厅的桌子上有一个绿本本是离婚证书。

    我推开宝姨的房门想问怎么回事,看见宝姨躺在床上,墙上的结婚照也没有

    了。

    我走过去,站在床边问「宝姨,你和华叔离婚?」。

    「是的,我没事」。

    「为什么?」。

    「小孩不懂,别问这么多。走,今天带你下馆子去」。

    吃完饭回家,我就回房间去做作业了,宝姨在她自己的房间看一会电视后也

    去洗澡了。

    不一会儿,突然停电了。

    只听见宝姨在叫我「阿峰呀」。

    我立马跑出房间,发现宝姨是在卫生间里叫我的「怎么了,宝姨?」。

    我回答道。

    「快去厨房的抽屉里拿根蜡烛给我,我看不见」。

    「好的」。

    我答应着,我借着从外面照进来的一些微光,到厨房点了两根蜡烛,一根放

    在客厅里,拿着另一根来到卫生间门到说道「宝姨,蜡烛」。

    一会儿,卫生间门开了一个缝伸出一支手来接过蜡烛,门迅速的关上了,可

    能是因为关的太快了吧,蜡烛尽然灭了。

    「灭了,再帮宝姨点一下」。

    我接过蜡烛重新点好,拿到卫生间门口,这次门开了比上次要大了很多,宝

    姨侧着身子,伸出手来接蜡烛,小心翼翼地把点着的蜡烛接进去,生怕动作太快

    了蜡烛又灭了。

    我的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宝姨一丝不挂的身体。

    「看够了没,小心长针眼」。

    我立马感觉无地自容,逃也似的飞奔回自己的房间。

    可脑子里都是宝姨的祼体,这可是我弟一次真真切切看到女人的祼体。

    我合上作业,来到客厅,没有电,风扇也不能用,我就躺在客厅的大理石地

    板上,感觉好冰好舒服。

    突然发现从卫生间里透出的烛光照在客厅的地板上好像有人影,我蠕动着身

    体向卫生间门口方向,我惊喜地发现透过卫生门底部从里向外斜栏栅格条可以看

    到里面的。

    只见宝姨走出浴缸,正在用毛巾抺干她的身体,她的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撩

    人,她的身体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洁白如玉。

    正当我想入霏霏时,卫生间门打开了,只见宝姨拿着蜡烛出来了,「你怎么

    躺在地上,小心着凉了」。

    宝姨责怪道。

    「太热了又没电,躺在地上凉快些」。

    我回答道。

    过了一会,恢复供电了,我回房间继续做作业,「作业还没写完呢?」。

    「嗯」

    「写好作业过来看电视吧」。

    「好的」。

    我到宝姨房间坐在床边看电视,宝姨问「我不在家时,你有没有过来看电视

    呀?」。

    「有」。

    「是不是在这个床上睡觉了?」。

    「没,没有,我只是坐着看,有时候可能躺一下,对不起,宝姨」。

    「没事,我只是随便说说」。

    「明天还要上课我先回去睡觉了」。

    「嗯」。

    回到房间我再一次把珍藏的那张宝姨的照片拿出来,突然门打开了,宝姨进

    来了。

    「你不是睡觉吗,怎么这么久还没关灯?」。

    「我现在就去睡」。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宝姨发现那张照片我因为刚才的慌张忘记收起它,宝姨接过照片一看,脸色

    立刻红了。

    「小孩子不能看这个,快睡觉」。

    宝姨责怪道我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把被子盖过头睡觉去了。

    之后的几天都不敢直面宝姨了,但是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也慢

    慢放心了。

    周五傍晚放学,我在学校操场和同学打蓝球不小心摔倒了,在右手擦伤了很

    大一块皮,在医务室包扎后回到家。

    医生订瞩伤口结巴前不能沾水,不然容易化胧,感染,我如是对宝姨说了。

    「那你就别沾水」。

    宝姨说,「那洗澡怎么办?」。

    我问道「洗澡我来帮你洗不就可以了」。

    宝姨说道「阿!?」。

    我发出惊讶一声音「阿什么阿,宝姨我什么没见过,你这个小孩怕什么被人

    看见了吗?」。

    宝姨反问到。

    因为是天热平常在家里宝姨总是穿着一身凉爽的家居服,感觉是棉布的比较

    透气。

    她让我站在浴缸里,然后先帮我洗头,我低着头宝姨手拿蓬头在我头上淋着

    水,我透过张开的领口看见雪白两个大馒头,近到可以闻到她们的香味,水流下

    来,使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可那两个大馒头依然诱惑着我。

    不一会儿,洗完头,开始洗澡了,我看着宝姨在我全身打擦上肥皂,当来到

    我关键部位,见我还穿着内裤,正要往下拉,我说「宝姨,这个我还是自己洗吧」。

    「自己洗什么,医生不是说你的说不能沾水吗?别害羞,你华叔的我都见过

    ,别说你这个小屁孩了」。

    突然她就打住声似乎她自已的某句话确动了哪根最柔软神经。

    「小屁孩长大了啊,不比大人小了」。

    她坏笑着把肥皂擦在我的老二和蛋蛋上,然后用毛巾把我全身都擦了一遍,

    到了我的三角洲处,她放下毛巾,用她细嫩的双手轻轻的擦洗着蛋蛋和小弟弟。

    一边说:「这个地方最脏了要好好的洗洗」。

    一只手反复轻柔着我的蛋蛋,一只手前前后后套弄着我的小弟弟,一会儿又

    拉开包皮,然后让我弯下腰扶着浴缸边缘,她的手延着小弟弟的根部滑菊花。

    我全身一紧,不由自主的叫起来「啊,宝姨」。

    「这些地方最脏了,洗澡时一定要好好洗洗,我洗澡都有洗的,你都没有洗

    吗?」。

    宝姨问到。

    「有洗前面没洗那个地方」。

    我答到。

    这时我感觉以前的澡都白洗了。

    最后宝姨用蓬头对着刚才擦过的地方靠近冲了一遍,那个酸爽至今难忘,差

    点就射了。

    宝姨帮我抹干身上的水,看见我的小弟弟还坚硬如铁,轻轻的在上面打了一

    下说:「还挺着?看来你是要找个女朋友了」。

    「要不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我坏坏的说「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女朋友吗?知道女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我不小了,你刚才还说我长大了呢,还说我要找个女朋友不是吗?我当然

    知道女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我说到。

    宝姨没有再理我,只是收拾好要洗的脏衣服出去了。

    晚上到宝姨房间看电视,我坐在床边,她靠着床头。

    「宝姨,我脸上有个青春豆,你帮我挤挤」。

    说着我就往她身上靠。

    正好靠在她的大馒头上,她用力把我下压,我随势就靠在了她的大腿根处,

    然后用后脑壳用力磨擦她的小妹妹,「老实点,你这样动我怎么挤?」。

    「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比你大这么多怎么做你女朋友?」。

    「没关系的,爱情不分年龄的嘛」。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

    「我怎么不知道爱情,我都知道怎么做爱了」。

    我故意挑斗她。

    「小流氓,难道你还见过别人做爱不成?」。

    「是呀」。

    「骗人」

    「真的,我见过你和华叔」。

    「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偷看我们?」。

    「没有,我给你看」。

    我把录象带放给她看。

    我们一边看着,我这边搭起了帐篷,悄悄地把手伸入宝姨的胸前,揉搓着,

    她轻轻的打了一下,把我的手推了出来。

    然后我就随势抓住她的往我的小兄弟处按说到「好宝姨,你看他向你敬礼呢?」。

    我脱下我的短裤,露出仰首挺胸的小兄弟,让她一把抓住。

    她一边上下套弄着,一边盯着电视看着自己的表演听着自己的呻吟声。

    我瞧准时机掀开她的睡衣,她先是一惊下意识的去按住,我双手绕到她的背

    后迅速地解开胸罩,然后推倒她在床上,一口含住她的奶头,舌头快速而温柔地

    在上面打转,不停的撩拔,一会用力吸一下,另一支手也没闲着,也在揉搓着她

    的另一个奶头。

    她一开始有点反抗,渐渐地转入享受,慢慢地开始不由自主发出销魂的呻吟

    声。

    几分钟后我右手向下移到她的密秘花园,揉搓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她全身震

    了一下,我把中指沿着她的一线天慢慢地深入她的无底洞,里面已经是水漫金山

    了,丝滑如泥。

    我先用一根手指抽插着,然后两根手指,看着她闭着眼睛,发出越来越急促

    的呻吟声。

    我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突然她啊下,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整个身体向

    上挺成拱形,全身在怅斗着不停。

    我看的难受极了,小兄弟好你要爆炸一样。

    我趁机撬开她的双腿拔开她的小妹妹,把老二用力往里一挺,尽根全入,湿

    滑如丝,然后抱着她的身体用力如狂风暴雨般干了十几分钟,直到把千万小精灵

    喷射进她的子宫,惝软在她身上。

    一会儿,她推开我,先用纸清理她自己,然后再帮我擦小弟弟,擦着擦着,

    我的小弟弟又站起来了,我想再来一次,她说不要了然后看着我张开嘴含住我的

    小弟弟,舌头不停在地龟头上打转,我的欲望也随着她的舌头打转的次数在不断

    地生长。

    我也把她放倒,打开她的双腿一口含上她的小妹妹用舌头在她的阴蒂上上上

    下下扫着,她的淫水开始泛滥,我开始吸起来,有时我和她的小妹妹来个舌吻,

    有时用嘴唇轻轻地咬着她的阴蒂磨擦磨擦,然后再把手指放进无底洞抽插起来,

    直到她再一次全身抖动起来,我挺着老二又一次直捣洞穴,这次抽插了数千下后

    还没有要暴发的感觉,我把她的身体翻过来,拉起她的腰,她心灵神会地做成趴

    着的姿势,就象那张照片里一样的,我扶着老二从她屁股后面直挻挺地插入,双

    手抓着她的腰看着她肥美雪白的屁股前后撞击着我的身体产生波浪的性感,太刺

    激了,才两百多下我就忍无可忍地大暴发了。

    事后她让我回房睡,我不走,我说要想抱着她睡。

    她恸不过我就答应了。

    但是说好不能再玩她的小妹妹和奶子了。

    就这样我们相拥而睡直到天亮。

    第二天她问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我说「你不在的时候我看你房间的很多片,在大脑都和你做过几十次了」。

    「小色狼」

    她说到。

    「你看我的小弟弟又饿了」。

    我一边说,一边手指着趐着高高的小弟弟,她看了一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

    ,说到「饿了我就去给你做早餐去」。

    然后就快速地走出房间去了。

    我也起床,去了厕所。

    出来后来到厨房,看到宝姨穿着睡衣在忙,突然心血来潮,想在厨房来一次。

    所以走过去把手伸进她的胸前揉搓着她的双奶,她居然没有戴胸罩,不久她

    全身开始摊软下来,现在我知道原来奶子是她的死穴,她的性爱开关。

    所以每次只我揉搓她的双奶她就会发情。

    然后我脱下她的内裤,把她的左腿架在台面上「这是厨房不要在这里干」。

    我没理她,直接从后面进入,一边勐插,一边伸去摸她的小妹妹和奶子。

    在整个周末我们就这样吃了睡,睡醒了干。

    我们就这样过起了没羞没骚的性福生活,一直到我考入省城的重点高中。

    篇外:高一那年的暑假,我回到那个久违的县城。

    听说一些关于宝姨的事。

    她和一个有妇之夫好上了,但有一天晚上被男人的老婆堵在了宝姨家里,然

    后,宝姨被逼穿木鞋在小区走一圈,那个男的一声不吭,什么也不敢为她说话。

    她的心凉透了。

    我去宝姨家找她,她见是我开头不让进,说怕影响我的名声。

    我说不怕这个,然后对她说「既然这是个伤心地为什么不离开呢?」。

    「离开?去哪?」。

    「要不去省城吧,那里没有人认识你,地方大,人思想也开放」。

    「倒是主意,高中生就是见识广,有主意,我考虑一下」。

    不久后她把县城的房子卖了,在省城买了一个单元房。

    然后靠她的手艺以帮人做衣服裤子为生,由于她的手艺好加上热情,她的生

    意兴隆。

    而我就经常去她家聊天过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