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览屋 > 高辣文 > 云州往事 > 章节目录 云州往事(12-14)
    作者:乱红飞过秋千去。

    字数:5627。

    【十二】。

    其实陈俊这些日子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本来从怀陵回来之后,见刘娜没什么进一步的反应,觉得自己和刘娜也就是

    一夜情而已。

    结果后面发生事情越来越出乎自己的意料,虽然他自己其实是主导的一方。

    这一方面让他感到兴奋和刺激,一方面又让他有隐隐的担忧。

    当然,刺激还是主要的。

    刘娜平日里都是端正淑女的风范,但是到了床上以后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甚至比夏敏跟他在一起还要主动。

    尤其是周五那天晚上,本来准备做了两次,准备和刘娜再聊会儿天就回家的,

    结果又看到了墙上刘娜和宋延龙的婚照,就提了一下问刘娜能不能穿着照片里的

    红色旗袍做,刘娜竟然也答应了。

    甚至还穿上了结婚时候穿的大红高跟鞋。

    这一切都让陈俊兴奋不已。

    刚射过两次的阴茎很快又变得坚挺无比,让刘娜跪着就从后面插入了。

    而陈俊也知道,兴奋的绝不只是他一人。

    那次只从后面抽插了一小会儿,刘娜便来了潮吹,而且一股接着一股,连着

    喷了好几下,比平时的都要多。

    只是周五晚上到家,陈俊还是有点心虚。他是骗刘敏去单位加班的。这事本

    身倒不算奇怪,他周末还有晚上加班是常有的事情。只是他担心,万一那晚回去

    夏敏主动想要,他在刘娜那里连射了三次,即使能勉强和夏敏做起来,夏敏还是

    有可能发现异常的。

    于是陈俊洗完澡后,便借口还有些工作要在电脑上处理,便进了书房。再进

    卧室的时候夏敏已经睡了。陈俊本来就是精疲力竭的感觉了,也躺下睡了。

    第二天早晨,陈俊迷迷糊糊的感觉夏敏背对着自己,屁股朝自己这个方面撅

    过来,陈俊觉得还没睡够,便也不理会。夏敏便拿了陈俊的手,从后面环抱着自

    己,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这事很直接的暗示了,陈俊明白,夏敏是想要了。其实两人经常周末的早晨

    做。陈俊一只手伸进夏敏裆部想摸一摸,夏敏夹紧了腿不让陈俊摸。陈俊另一只

    手在夏敏的乳房上使劲揉了揉,夏敏转过身来,乳房正朝着陈俊的脸,陈俊顺势

    便含进嘴里吮吸。夏敏嘤咛起来,也伸手到陈俊的裆部,却发现不是非常的坚挺。

    陈俊拍了拍夏敏的脑袋,夏敏心领神会,掀开被子,退下了陈俊的内裤,给陈俊

    口交起来。

    陈俊闭着眼睛开始享受,心里却忍不住开始拿夏敏和刘娜进行对比,虽然他

    知道,这种时候这种对比很不合适。

    其实论脸蛋夏敏美过刘娜,论皮肤夏敏更白皙,论身材,夏敏不及刘娜丰腴,

    但是更高挑。

    但是跟刘娜在一起的那种刺激,是很难通过和夏敏做爱得到的。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这么多男人都喜欢睡别人的老婆的原因。

    陈俊脑海里又浮现出刘娜穿着红旗袍,跪在床边,自己从后面抽插的场景。

    这么一想,陈俊感觉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直起身来拍了拍夏敏的屁股,夏敏便跪了起来,陈俊后入。

    陈俊一边抽插一边想着自己干刘娜的场景,终于,陈俊忍不住对夏敏说,

    「老婆,去把把高跟鞋穿上吧」。

    夏敏正在兴头,听陈俊这么一说,还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高兴的催陈俊,

    「快点吧,一会儿安安醒了」。

    刚说完,陈俊以后抽出了阴茎离开了她的身体。夏敏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

    一边披睡衣,一边问陈俊,「哪双啊?」。

    陈俊似乎也没了兴致,随口说了句,「随便吧」。

    夏敏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卧室。

    过了会儿,就听到了夏敏踩着高跟鞋的「哒哒」声,只是还没等到夏敏再进

    房间,又听到了安安叫了一声,「妈妈」。

    陈俊有些无奈,把内裤又穿上了,然后蒙头继续睡觉。

    再说刘娜和肖筱逛街,路过内衣店。

    刘娜忽然想起了陈俊昨晚问她有没有性感内裤这事。

    于是便走进店里,开始挑起来。

    肖筱见刘娜挑了几条都是特别性感的,便坏笑着对刘娜说,「好啊,果然不

    一样了,之前可从来没见过你买这些款式」。

    刘娜做了个鬼脸,笑了笑。

    肖筱便拉着刘娜去了另一个柜台,都是那种上下配套的,很性感的。

    肖筱说,「男人最喜欢这种,上下都性感的」。

    然后又从旁边拿了条吊带袜说,「再配上这个,你能让他累死在你身上」。

    刘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对肖筱说,「你倒是很有经验」。

    肖筱得意的说,「那当然,我好几套来着」。

    听肖筱这么说,刘娜故意揶揄,「那你平时经常穿咯?」。

    肖筱大咧咧的说,「也不是经常,现在也就是偶尔穿」。

    肖筱的回答让刘娜很意外,低声问肖筱,「你??现在穿给谁看啊?」。

    肖筱摆摆手,「不穿给谁看啊,我现在就我一个人」。

    「那你还穿什么穿?」。

    刘娜很困惑。

    「就是自己那样的时候,穿着也觉得很有感觉啊」。

    说完诡异的一笑。

    刘娜明白聊了她的意思,同意是会心一笑。

    肖筱帮刘娜挑了一套内衣,还配了一条吊带袜。

    【十三】。

    随后的日子里,陈俊和刘娜又偷偷约会了几次,都是在刘娜家里。

    刘娜穿上了和肖筱一起逛街时候买的性感内衣和吊带袜,这让陈俊意外却又

    惊喜。

    眼看着宋延龙的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刘娜和陈俊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都刻意不去提及这个话题。

    不过有些事情终究要面对的,宋延龙回来前一天,陈俊又来到了刘娜家里。

    做完了一次以后,俩人温存了好久。

    陈俊一边遍又一遍的爱抚吮吸刘娜的乳房。

    刘娜把陈俊的头抱在自己胸前,抚摸着陈俊的头发。

    过来许久,刘娜小声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好吗?」。

    陈俊「嗯」了一声,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也知道这天终究会来临。当时他

    帮了宋延龙一把,让他得到出国访学的机会,本意真的只是想帮人一把。没想到

    自己却在别人走了以后,睡了别人老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现在宋要回来了,

    也是时候该停止了。

    两人拥抱在一起,不停的爱抚着对方的身体,一个长吻过后,刘娜有些羞涩

    的说到,「今天你想干啥我都满足你」。

    陈俊想了一下,「我还真没啥特别的想法」。

    过了会儿,陈俊忽然想起什么,对刘娜说,「可以录一段吗?想留个纪念」。

    刘娜皱了下眉头,没回答,陈俊立即意识到不合适。改口说不用了。

    刘娜一遍又一边的爱抚着陈俊的阴茎,让它充分勃起,陈俊来了感觉,又想

    戴上套子想插入,刘娜阻止了他。继续把它握在手里,一直爱抚,含了又含。

    陈俊说,「跪着吧,从后面」。

    刘娜说,「我想躺着,我想看着」。

    陈俊戴了套,想插入,刘娜取了陈俊阴茎上的套,陈俊有些意外,但是没多

    说什么,直接进入,开始抽插。刘娜的喘息渐渐加重,忽然刘娜停顿了一下,拿

    起了一边陈俊的手机,递给了陈俊,「别拍脸」。

    陈俊迟疑了一下,没接。刘娜几乎是塞到了陈俊手里。陈俊迟疑了了一下,

    按下了那个红键,对准结合的部位开始拍摄。

    陈俊边插边说,「你要不乐意,我拍完删了」。

    「不删,你留着」。

    刘娜带着喘息说到。

    陈俊不再多说什么,或许是最后一次的缘故,或许是录影的缘故,他这次特

    别用力。陈俊本来就擅长那种高频率用力的长时间抽插,这次他更是发挥到了极

    致,快速抽插了好久,陈俊到了兴奋的巅峰,忍不住问了句,「我插的舒服还是

    他插的舒服?」。

    「你」,刘娜几乎是带着哭腔了,「哪里舒服?」。

    「下面。下面舒服」。

    「下面是哪里?」。

    陈俊逼问,再次加快抽插的力度。

    「就是下面。啊」。

    刘娜推开陈俊。陈俊从正在录影的手机屏幕上,清晰的看到一大股液体从刘

    娜下身喷出来。

    陈俊也来了射意,对着刘娜的小腹开始撸自己阴茎。「射你肚子上吧」陈俊

    说。

    刘娜再次握住阴茎,「射里面」。

    「危险期吧」,刘娜的周期陈俊是知道的。

    「射里面,」刘娜几乎是带着命令的口吻。

    陈俊不再说什么,再次插入,猛的抽插了几次,然后一插到底,射在了刘娜

    的阴道深处。

    陈俊抽出了阴茎。不过并没有停止摄影。手机仍然对准了刘娜的阴部。

    只见白色的精液慢慢的从刘娜的阴道里流出来。

    陈俊也觉得累坏了,躺倒了床上,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

    刘娜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到,「跟你比跟他舒服多了」。

    刘娜又补充到,「但他是个好丈夫,我很爱他」。

    刘娜手机也响了,提示一条微信信息,是宋延龙发来的语音,「老婆,我过

    了安检了,马上登机了,还有十几个小时就到家了」。

    陈俊和刘娜都默然。刘娜对陈俊做了个「嘘」的动作,也发了条微信给宋,

    「一路平安,等你回来」。

    陈俊忽然问到,「会不会怀孕?」。

    刘娜说,「这个不用你管」。

    陈俊说,「视频呢?要不要删了?」。

    刘娜说,「别删了,你留着吧,这是咱们最后一次了」。

    陈俊忽然想起来手机录影还没关,拿起了手机,关了录影。

    陈俊走了,刘娜太累了,浑浑噩噩的睡去。再醒来的时候,感觉跟过了一个

    世纪一样。急急忙忙的换了床单,收拾了下家里,扔了垃圾,洗了床单。还没来

    得及洗澡,门铃响了。

    宋延龙到家了。

    【十四】。

    宋延龙给了刘娜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开始打开行李箱,拿出给老婆带的礼

    物,化妆品,衣服,鞋子,满满一包,都是给刘娜的。

    看着老公这样,刘娜心里却很难过,眼睛一红,感觉都快哭了。刘娜说,

    「你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去」。

    宋延龙说不饿,一点不饿,飞机上吃饱了。然后闻了闻自己的身上,说:

    「就是身上太臭了」。

    刘娜拍了宋延龙一下,「快洗澡去」。

    宋延龙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澡,很快洗完光着身子出来了,一把抱住刘娜,到

    处乱亲乱啃。刘娜想用力推开宋延龙,说到,「我也去洗下」。

    宋延龙拼命不放手,简直是跟强暴一样抱紧了刘娜,掏出刘娜的乳房,说到,

    「老婆永远是香的」,然后含住了刘娜的乳头。

    刘娜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倒不是因为宋延龙含得她有多舒服,只是

    因为她想到了昨晚。陈俊一遍又一遍的吮吸她的乳房。她还把陈俊的阴茎夹在乳

    沟里给陈俊乳交——陈俊特别喜欢这样因为他说夏敏的乳房不够大没法乳交。昨

    晚给陈俊乳交了很久,陈俊兴奋得不行了,分泌的粘液都沾满了自己的两个乳房。

    刘娜挣不脱宋延龙。想想也是,再怎么性欲不强的正常男人,憋了半年没做,

    这种事情肯定忍不住。只是刘娜担心自己毕竟昨晚和陈俊完事后还没洗漱,会被

    老公发现异常。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宋已经抱着她放到了床上。

    宋脱刘娜内裤的时候,刘娜紧张到了极点。昨天跟陈俊又是内射又是潮吹,

    下身一片狼藉都没洗,真的很担心宋会发现异常。

    宋延龙却一边啃着刘娜乳房一边就插了进来了。

    「空了半年了吧,还是这么热乎乎的,」宋说到。

    刘娜闭着眼睛不去多想,宋延龙好久没做了,动得有些粗鲁,刘娜却忍不住

    想到了陈俊。

    宋延龙却猛地一顶,射了。

    慢慢抽出来,宋延龙已是满头大汗,「好久没做,第一次就会很快」。

    仿佛给自己圆场一般。

    刘娜忍不住笑了,抹去老公脑门上的汗,「瞧把你急的」。

    「是安全期吗?」。

    宋延龙问到。

    「不是,怎么办?」。

    刘娜笑着问老公。

    「生吧,也该要个孩子了」。

    宋一脸的春风得意。

    刘娜的心里却止不住的难受。

    宋延龙倒时差,便在家睡觉了。刘娜出了门,找了个药店,买了毓婷。

    从药店出来,天阴沉沉的。刘娜又去超市买了瓶水,吃了药,想回家,又没

    心情。于是打了肖筱的手机。

    肖筱说,「来我这吧,我在郊区这里,我去接你」。

    刘娜说,「不用你接了,我打车过去」。

    肖筱算是半个富二代,父母做生意的,在郊区给肖筱买了套小别墅。肖筱自

    己收入也不低,在市区买了套两室一厅。于是平时住市区,周末就住到郊区去。

    到了的时候,肖筱正在厨房里忙活。肖筱说,「你坐会儿,我给你做早饭」。

    刘娜看了下手表,「都过了12点了,最多算午饭」。

    刘娜心情其实不好,坐沙发上不说话。肖筱端着煎好的蛋走过来。刘娜说没

    胃口。肖筱说,「今天不是你们家老宋回来吗?你不去接他?」。

    刘娜说,「已经到了,在家睡觉呢」。

    「那你不在家陪他」。

    「陪他睡过了,」刘娜这话听上去是开玩笑,但是口气很生硬。

    肖筱问她,怎么了。刘娜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肖筱抱着刘娜,「说吧,跟我

    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刘娜心憋的难受,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什么昨晚和那个男人最后一次了,老

    宋想要孩子了,刚刚又吃了紧急避孕药了,甚至连陈俊录影的事情都说了。

    肖筱摇摇头,「你这陷得够深的了,我都替你不值」。

    「没什么值不值」,刘娜摇摇头。

    肖筱摸了摸刘娜脑袋,放开了刘娜。刘娜挤了点笑容出来,「反正都过去了」。

    「过去就好,值得庆祝,」肖筱起身拿了两听啤酒,「替你庆祝一下,煎蛋

    陪啤酒」。

    刘娜这次是真的笑了。

    肖筱又严肃的说,「我担心的是视频,他真的可靠吗?真的会妥善保存吗?

    真的没录到脸吗?」。

    刘娜也有些担心,陈俊是可靠的,这点她确定。只是会不会妥善保存她还真

    不知道。至于有没有录到脸,她相信陈俊不会故意去录脸的,只是当时边做边录,

    也难保陈俊不小心就把她脸给录进去了。而自己也忘了录完以后看一遍。

    肖筱说,「你应该让他删掉的,不是说他不可靠,这世界上不可预测的事情

    太多了」。